您的位置: 主页 > 中国法律 > 政府国家 > 中国足球:棘手又无法回避的恐韩症

中国足球:棘手又无法回避的恐韩症

东亚四强赛17日首轮战罢,中国男足在反超的情况下,但很快被韩国队追平,并最终以2:3输掉比赛,在积分榜上排在韩国、北韩、日本之后垫底。令寄望在家门口能击败主力缺阵的“韩国二队”、打破30年“恐韩症”梦魇的中国球迷大失所望,反而再次感受了一场“高处低处都不胜‘韩’”的恐惧。   “这个世界上,除了哥德巴赫猜想和百慕大之谜,最棘手的问题可能就数中国男足的恐韩症了。”球迷不禁叹息。   据《新闻晚报》报导,说到“恐韩症”,国脚们可能会很不耐烦。因为每一次与韩国队交手前,总能听到国脚们信誓旦旦表态——“其实我们根本不恐惧韩国。”在队员和教练眼里,“恐韩症”这三个字,似乎完全是媒体和球迷凭空捏造出来的。然而,比赛结果再次证明,中国足球不仅恐韩,而且这一病症有越来越重的趋势。   报导说,“尽管国足继续输下去,也不会有人跳楼。”但是,球迷们的心脏却经受了一次又一次的考验。落后时,恐惧国足会全线崩溃;而领先时,又担忧国足能否保住胜果。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像这次东亚四强赛的中韩之战,好不容易反超比分,又很快被对手追平,并最终连平局都一并丢失。   文章说,30年逢韩不胜,表面上看是运气不佳,细节没有做好,但归根到底还是实力问题。为什么我们在看刘翔比赛时不会心惊胆颤?为什么刘翔领先时我们不恐惧,落后时我们不绝望?因为我们清楚刘翔的实力,因为我们知道,后程是刘翔的优势。

韩国媒体:太极战士誓要让恐韩症延续   每逢韩中大战都会让人想起中国的“恐韩症”。   据韩联社报导,韩中两国分别是2003年和2005年东亚四强赛的冠军。双方均表示,这是为进军2010年南非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的热身,所以重视内容,而不是结果。但由于这场比赛关系到面子问题,谁也不能欣然接受一场失利。   韩中两国国家队的首次较量是在1978年12月在曼谷举行的亚运会,当时韩国队以1比0取得胜利。此后到2005年7月的东亚四强赛上1比1握手言和,韩国队在全部26场比赛中,以15胜11平的战绩,近30年保持不败。   被称为“太极战士”的韩国队表示,由于是大赛的首场比赛,再加上对手是东道主,因此韩中大战不会轻松。但他们立志“恐韩症”还要延续下去。   相反,中国则认为,韩国国家队由于多名效力于海外的主力队员缺阵,因此这次是打破“恐韩症”的绝佳机会。然而,第三届东亚四强赛第一轮过后,“恐韩症”仍在延续。

30年逢韩不胜背后的三大祸根   在足协将重心从国奥转移到国足后,赛前信心十足的国足却被“韩国二队”击败,又一次饮恨。   据《中国青年报》报导,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谢亚龙在国足以2︰3负于韩国队后,脸色异常难看,比赛结束后没有回答记者提出的任何问题便扬长而去。   报导说,足协领导还以为此番国足能够力克韩国队,从而证明自己决策的正确,没想到却这次失败也再次暴露了中国足球的三大祸根。   祸根之一:不承认差距    “输了球还是说明我们和韩国队之间有差距。”一天前还认为中国队必胜的福拉多终于在事实面前低下了头,他说,“韩国队的第二个进球不是比赛的转折点,主要是我们的队员犯了错误。”   但福拉多的看法同队员们还不一样。周海滨和刘健都认为中国队这次获胜的机会很大,只是结果实在令人遗憾——实际上,同输球相比,不肯承认与韩国队之间的差距才是导致30年来与韩国队交手27次,中国队11平16负的根源所在。   中场时,尽管福拉多要求队员们放松,打得自信一些,但国足的自信没有持续多久,反超比分之后国足阵型回收,给韩国队留出了足够的进攻空间。   而反观韩国队,国安主帅韩国人李章洙说:“韩国队的战术很清楚,包11选5彩票走势图括边路的进攻和中路的渗透,大部分看上去都很有章法。”“而且韩国队在落后时还是坚持自己的打法,所以显得很成熟。”   李章洙不愿说中国足球的“坏话”,但中国队在比赛中的表现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就连两个漂亮的进球都难以掩盖国足技战术的粗糙。   “即便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队或最好的俱乐部队都会丢球,这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不认为被中国队反超难以接受。”韩国队主帅许丁茂说,“至于这场球,我最满意的是上半场,不是因为进球,是因为我们完全控制了场上的局面。”   祸根之二:领导层混乱   杜伊和福拉多,谁是国足的真正指挥者?这个问题被提出,本身就显得很滑稽,但正是这个滑稽的问题在中国足球面前变得特别重要,这也再次印证了中国足协领导思维的混乱。   《中国青年报》的报导说,在谢亚龙决定让杜伊带着5名国奥队员赶到重庆支援国足之后,杜伊就开始在训练方面 表现出权威的一面,而在训练场上杜伊和福拉多分别负责进攻和防守,但比赛之前杜伊突然低调,只看不说。有熟悉内情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因为福拉多感到信任度降低,足协领导为了安抚福拉多才决定让他在比赛中全权行使主教练权力。   “杜伊是想把国奥队的一些东西移植到国家队,但他没时间来改变国足的习惯。”据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就连用人杜伊也不能做主,他带来的队员基本上都没报名。”   出于对杜伊的赏识,中国足协领导将国奥队交给杜伊,希望杜伊带领国奥队在奥运会上创造佳绩,甚至还为此准备牺牲国家队的一部分利益。只是因为大多数足球工作者都反对足协只重国奥队不重国家队的做法,足协才做出了让步。   国足客场战平伊拉克队后,足协领导仿佛突然发现了这支队伍的宝贵之处,再次将工作重心挪向国足。这次东亚四强赛,谢亚龙更是早早地来到重庆为球队打气,而福拉多赛前“必胜韩国”的口号也让谢亚龙提前吃了定心丸——尽管比赛的结果和他预想的恰恰相反。   祸根之三:习惯性保守   整场比赛中国队只打了将近20分钟的好球,那是在一球落后时的放手一搏,给韩国队制造了较大的麻烦。但在刘健进球后,全队又陷入全力防守力求保住胜果的被动当中。   对此,李章洙说,“如果是我指挥的话,2︰1领先时我一定会让队员继续强攻,这是非常好的机会,主场作战、反超比分、士气正旺,但我不知道是教练的安排还是队员自己的习惯,这时候中场集体后撤,中前场脱节,太保守了。”。   谈到中韩两队的差距,李章洙强调说,两支国家队最大的不同是韩国队拥有全力争胜的战斗欲望,“这是观念上的问题,足球理念不能太保守,踢足球还是要进攻的。中国队缺少这方面的理念。”   11选5任2技巧中国足球已经因为不思进取受尽了折磨,但比分领先时中前场队员仍然缺乏乘胜追击的勇气,后防队员也不能保持百分之百的精神高度集中,终于又给“逢韩不胜”添了新的内容。   原国家队教练金志扬也坦言,“我们在观念方面有问题,下半场的配合不错,但没坚持下去,自己就放弃了。” 他说,“这是老毛病了,就是因为我们很多队员其实不懂足球,所以缺少韩国队的那种坚韧。” (http://www.dajiyuan.com)

转载请注明:“ 转载地址:http://www.20bos.com/zhongguofalv/zhengfuguojia/201912/1189.html ”。

上一篇:乌克兰将向西方开放其导弹防御系统
下一篇:瑞士国会选前暴力冲突 18伤42被捕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