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中国法律 > 军事新闻 > 孙文广:沂南声援陈光诚记

孙文广:沂南声援陈光诚记

在极权统治下,在黑暗社会中,民意表达至关重要,我们利用陈光诚开庭的时间、地点,前去旁听,这是表达民意的一个机会。6月4日的天安门广场、清明时的英雄碑前、烈士陵园和基层人大代表选举,都是表达民意的恰当时机和地点,这次我们穿着“光诚衫”,相信将来的维权、选举一定会出现各色的“衣衫”。

7月18日凌晨北京朋友驱车抵济南,邀我同去沂南,旁听陈光诚案20号开庭,以示声援,我当即表示同意,他们因躲避阻拦,半夜出发,整宿紧张,已是十分疲惫,我去准备行装,他们竟熟睡在沙发上。午饭后出发,绕道而行,晚上8点左右抵达沂南周边的宾馆住下。

第二天上午在沂南县城饭店与高智晟律师等汇合。当天下午1点多,赵昕收集身份证,去法院办理旁听,法院工作人员说明天直接去听就可以,但是下午3点半得到消息,说开庭延期了,大家商量,20日上午还是要去法院,以防万一,如果不开庭就照张像,以后去东师古村看望陈光诚家人。

光天化日法院门前的抢劫

20日上午8点30分,大家穿了印有陈光诚头像的“光诚衫”到达沂南县法院,门旁坐着20几个盲人,手中拿着盲杖,是来声援陈光诚的,我们向他们致意后,进入法院,一名官员出来说,陈光诚案开庭延期,什么时候开庭以后通知。走出法院后,我们就在法院门前照像,这时围观者中突然冲出大约30个年轻人,以侵犯“肖像权”为名抢夺相机,并将几个人摔倒,进行撕打,周围有警察,看着不管,有人打110报警,半个多小时不见警车,又有人出来照像,相机再次被抢,人再次被摔倒,撕打,我们被抢走一台摄像机和一部可以拍照手机。

大概10点半左右。来了几辆警车,以询问110报案为由,将我们接到两个派出所,分别做笔录,从讲话中可以听出,他们认为我们照像侵犯了某些人的肖像权,另一个是对我们穿着“光成衫”不满意。对这两点我都提出了反驳意见,我们是在给自己人照像,即使镜头收进了路人,也不能以“肖像权”为名抢劫我们的相机、财物,他们在法院门前的抢劫行为,是一种无法无天的行为。12点半派出所派车把我们送回宾馆。

在陈光诚家的村口遭遇暴力

午饭时大家商议下午是否进村看望陈光诚的家人,一些人提出不要去了,避免再次引起暴力,但是高智晟律师分析:从上午的情况看,当局的行为还是有底线的,下午还是要去东师古村,后来决定四个青年人进村,后面两人跟随,其它人留在村外观察。他们过去不久,看到一群人金色年华彩票app跑回来,跑在前面的几个是我们的人,光着膀子,衣服被人扒掉,后面一群人跟着撕打。赵昕跑到我身边说:“孙老师,快上车!”车开出一段停下来,往后观望远远看到一些人粗暴地把高智晟等人穿的“光诚衫”都扒了下去,除了我和赵昕两人,其它人都光着膀子。后来,我们聚在一起,检查我们的人全部归来没有重伤,看来是有惊无大险。他们的村口撕打,扒掉“光成衫”,大声喊叫要掀翻我们的汽车等等,不过是恐吓,他们手中没有器械或工具,当时我们有两辆汽车停在村口,有人试着掀翻汽车,但很快有个当头的出来叫停,阻止他们这样做。

转载请注明:“ 转载地址:http://www.20bos.com/zhongguofalv/junshixinwen/201912/505.html ”。

上一篇:潘文:中共历史事件明鉴录(上11选5彩票走势图)
下一篇:控告状:请求依照法律立案 查明我儿真正死因

您可能喜欢

特斯拉电动车大火中爆炸 两人死亡

特斯拉电动车大火中爆炸 两人死亡

格德寺僧侣与武警冲突 僧侣受伤

格德寺僧侣与武警冲突 僧侣受伤

日进斗金“贫困县”人均收入仅千元

日进斗金“贫困县”人均收入仅千元

孙文广:沂南声援陈光诚记

孙文广:沂南声援陈光诚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