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通讯产品 > 通信线缆 > 大陆不少城市遭遇跨国绑架 运城一地有十余人

大陆不少城市遭遇跨国绑架 运城一地有十余人

从去年8月开始,山西运城市盐湖区至少发生了十余起少年失踪案。紧随失踪的,是来自缅甸迈扎央的勒索电话。

  随着赌博业的衰落,迈扎央新兴了一个“产业”———与赌博密切相关的高利贷公司到中国境内拉人头参赌,甚至绑架后直接勒索。

  这种案件在全国范围内早有发生,从2005年起,国内不少城市早已有国人在迈扎央遭勒索的报道。目前,失踪与绑架在山西运城持续着,警方至今仍在统计受害人数字。不断失踪的少年,和来自异国的勒索电话,让恐慌在小城内游走。

对于山西运城的农民来说,“失踪”这个词,原本只存在于电影里。但2008年8月之后,这个词走进了他们的生活。

  去年12月23日,气温零下8摄氏度,山西运城市席张乡的公交站台,三名家长陪着十五六岁的孩子等公交车。

  “别看这些娃都挺大了,可大人还要接送上学。”席张乡的村民乔建国说,几个月来丢的娃娃太多,家长们担惊受怕。

  “全乡上下人心慌慌,只要娃儿两三个小时没消息,就会看见女人们走街串巷地大声唤娃。”一位乡干部说。山西运城少年“失踪”首发于去年8月,10月开始“爆发”,至今仍在持续。

  不断发生的失踪案

  家长们开始禁止孩子外出,但失踪案仍继续发生。

  16岁的周大伟,是席张乡第一个“失踪”的少年。据周大伟的父亲周润生讲,去年9月末的时候,周大伟跟家人说,要跟同学张东一起去云南打工。走后几天,周大伟一直没有消息。而家里人也无法跟他取得联系。

  很快,乡上发生了类似状况。10月初,村民乔建国15岁的儿子跟家里说外出打工,之后音讯全无。

  类似事件逐次发生,镇上失踪少年的人数不断增加,而每一次失踪案发生前,家长都没有发现征兆。随着失踪少年的增加,原本信息闭塞的乡镇里,部分少年的家长开始相互认识,“大家碰了一下,发现娃失踪前都说要出去打工。”

  一受害者家长说,之后,席张乡、解州镇等农村的家长们,开始禁止孩子外出打工。

但失踪仍在继续。席张乡初中二年级学生张波失踪前,其父张耀武不但要求他不许外出打工,甚至禁止他与陌生人接触,但事情依旧发生了。

  “娃失踪前,说和同学一起去参加生日宴会,结果走了就没回来。”张耀武说,15岁的张波10月12日与同学李磊一起离家。恐慌开始蔓延,家长们开始全程接送孩子上下学,但失踪继续发生。

  12月2日,13岁的少年赵刚在学校上课期间失踪。惊慌失措的家长报案时发现,曾有人为孩子在派出所办理了身份证。该少年所在学校的教员说,这名学生失踪后,校方当即开会决定加强管理,争取与家长接送实现无缝对接。但就在会议后一天,一名14岁男孩在校期间失踪。

转载请注明:“ 转载地址:http://www.20bos.com/tongxunchanpin/tongxinxianlan/201912/3735.html ”。

上一篇:安全问11选5任2技巧题:监控百姓“金盾工程”灵不灵?
下一篇:假唱 华南虎国金色年华彩票app际版 且看中共如何收场

您可能喜欢

11月13日财经100秒

11月13日财经100秒

9.11毒奶曝光周年后 当局打压升级

9.11毒奶曝光周年后 当局打压升级

回到顶部